英文版(ENGLISH)
“一流”是一派精、气、神
发布时间:2014-05-12         浏览次数:652

  “一流”是一派精、气、神
  ——东南大学报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

人文学院 樊和平
 

国际一流?!
  远吗?远!在西方,在彼岸,在未来;
  近吗?近!在东大,在脚下,在“止于至善”!
  “止于至善”,是东大人的魂魄。“止于至善”的境界不是“善”,而是“至善”。“至善”是什么?“至善”不是现实,是超越性的彼岸。在中国,至善是“明明德”的个体至善或“内圣”,与“亲民”的社会至善或“外王”的统一;在西方,至善是德性与幸福的统一,因为这种统一难以实现,所以必须借助“灵魂不朽”与“上帝存在”的预设。“至善”在哪里?在自强不息、永无止境的努力中。然而,“止于至善”的真正魅力远不在于“至善”的理想召唤,而在于“止”的择善固执。“止”是什么?借用佛教话语,“止”是“慧”,也是“定”,既是对“至善”高远境界的禅悟,更是臻于“至善”的固执,是对于“至善”终极目标的定慧双修。一句话,“止于至善”,是自强不息的终极追求和“巅沛必如是,造次必如是”的择善固执合一的定慧双修的文化大智慧。
  善哉,东大人!伟哉,东大魂!
  几百年来科学的恣肆侵淫,已经在当今世界蘖生出一种本能,将一切灵性和智慧简约还原为无生命的数字,世界,尤其教育世界,已经出现一种“数”的返祖现象,“数”之鼻祖毕达哥拉“数是最好”的最初启蒙,不仅成为教条,而且沦为迷信。在令人眼花瞭乱无所适从的教育评价系统中,人们,从教师、学生,到校长、教育家,都被裹挟为“数”的膜拜者、追逐者,甚至,最终令人同情地成为“数”的奴隶。“数”,已经成为当今教育体系中有名份无灵魂的魔方甚至魔鬼,每个主体,包括个体与学校,都试图在其中找到自己希盼的位置,最后的结局却是无比亢奋而又一脸无辜地任其摆弄。人人是魔块,处处有魔方,无奈不知最后的魔主是谁。当今的中国教育,尤其是教育评价,如果套用鲁迅的话语表达,道是:数字啊,数字,不在数字中觉醒,就在数字中沉沦!
  “国际一流”,当是“数字中觉醒”的讯号,至少,我们有理由企盼它是从“数”的王国折射出的一道智慧的灵性之光。在人类文明史上,无论中国还是西方,“一”从来不是至少不只是“数”,无论在老子“道生一,一生二,三生万物”的宇宙化生的哲学范式中,还是在毕达哥拉由十个数构成的正三角形的模型中,“一”都隐谕着某种本真、终极与生生不息的化育力量。“一流”之中,“一”绝不是至少绝不只是“第一”,更不是“唯一”,它是生命中诸多元素的最合理的统“一”体,是生命的最合理的状态和最优秀的呈现方式。“一”与“流”的结合,是量与质、外在评价与自我认同的统一。
  “流”是什么?这个具有特殊表达力的中国话语,既是数的量词即等级,也是“类”的自我认同和皈依,更表征不断流变发展的无限可能。无
论在严谨的哲学话语还是宽泛的日常表达中,“一流”都是定量与定性、精确与模糊的统一,毋宁说,自强不息的不断进取与自我发展的无限生机,才是“一流”的真谛所在。由此,“国际一流”必须完成一次理念革命,从序位排列转而自我认同和自我建构。在市场化的时代,人们不知不觉中学会并乐此不疲地运用可怕的“竞争思维”,从学者、学科到学校,一切排排座,在如临深渊、如履薄冰的排序中,每时每刻都在制造失败者,也在制造流星般转瞬即逝的辉煌,唯一忘却和失落的是长久生命力的蓄发和超越境界的追求。“国际一流”,必须从左顾右盼的竞争思维,转向自我认同的自强不息,唯有如此,才能真正摆脱数字的奴役和竞争的恐惧,成为最后的“王者”。
  参透“国际一流”,本真就是“止于至善”。
  “国际一流”,令人振奋!在这个可望但远非可及的目标中,在这个足以使不知何时已经慢慢冷却的热血重新燃烧和沸腾口号中,我们分明触摸到东大人一种久违的感觉、久违的冲动又回归了。它宣示,在经历近几十年中国高校战国春秋的涤荡和洗礼之后,东大人的激情、东大人的豪迈、东大人的抱负、东大人的感觉,又回来啦!无疑,“国际一流”离我们还很远,离中国还很远,然而,“一流”本质上是一场逐梦行动,就像“夸父追日”是中国人原初也是永远的逐梦行动一样,最有意义的不是结果,乃至不是梦想本身,而是对梦的追逐。“哀莫大于心死”,无梦便是心死。梦在,我在,生命在,东大在!
  在这里,最宝贵的,不是暮气沉沉的理性,也不是老于世故不思进取的理智,而是敢于做梦、善于逐梦的激情与豪迈。纵观历史,东大人从来不缺乏审慎求实的理性,激情与豪迈却是最宝贵、最稀缺的资源。激情状态、豪迈时代,是镌刻东大人集体记忆中最挥之不去的根深蒂固的情结。大学,尤其是像东大这样传统上以工科为主体的大学,理性固然是基色与基调,然而对于作为文化传承中枢和“青春集结号”大学来说,激情和豪迈却其是旺盛生命力的呈现和表达。一位哲人说过,如果没有激情,世界上任何一种伟大的事业都做不出来!“国际一流”,标示着东大人激情与豪迈的苏醒与唤醒,一个“伟大的事业”时代正在到来!
  “国际一流”—“止于至善”,二者的哲学契合告诉世人:“一流”,就是东大人的精、气、神!何谓“精”?“以其凝聚而言谓之精”——“国际一流”,是东大人,是过去、现在、未来东大人梦想的凝聚;何以“神”?“以其灵明而言谓之神”——“国际一流”,是东大人息息相通的灵魂,是东大人无声胜有声、相感相通的磁力场;如何“气”?“以其流行而言谓之气”——“国际一流”,不仅是东大人的知,而且是东大人的行,不仅是部分东大人的知与行,而且是所有东大的人的知与行,心仪一流,止于一流,焕然东大,蔚然至善。由此,“国际一流”,便不只是“一种”精、气、神,而是东大人的“一派”精、气、神,它汇成一“派”奔“一”之“流”,澎湃为汹涌壮观的东大气派!
  “国际一流”,何时“一流”?孔子登泰山而小鲁。心有泰山才会临泰山;心仪泰山才能凌泰山。“跬步千里”,“一篑为山”,荀子的劝学与孔子的告诫,启迪东大人勤于“跬步”,免于“一篑”。“高山仰止,景行行之,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”,也许,这当是起步迈向国际一流征程的东大人的“出师表”!

联系我们 丨加入收藏 丨版权所有:东南大学人文学院
Copyright © 2013 All Rights Reserved.